疫情以来这半年,十大国产类型剧有何新发展?-影视文娱-中国影视器材网
客服热线:18211192402

疫情以来这半年,十大国产类型剧有何新发展?

2020-07-14 19:35:30 来源:影视独舌   
核心摘要:2020年,疫情搅乱了国剧行业。就创作而言,各种类型剧也呈现出了新的发展态势。

2020年,疫情搅乱了国剧行业。就创作而言,各种类型剧也呈现出了新的发展态势。

关于都市生活剧

都市生活剧一般都是先台后网的播出方式,五大卫视和三大视频网站是采购的主力。不过,疫情爆发后,卫视增收视不增广告投放,购买力持续走低。

视频网站虽然资金实力较强,但广告收入同样受到疫情的影响。随着会员收入所占比例上升,网站播出的剧目必将走向To C的格局。

上半年,已经有纯网剧的都市生活剧诞生,比如《我是余欢水》。对社会问题和个人困境的表达,纯网剧的空间更大一些。余欢水全面失败的生活窘境和爽文式的奋起还击,形形色色的社会败类和脑洞式的解决方法,都是电视剧所不能仿效的。

所以,网剧里的都市生活剧,算是一片新蓝海。

总体而言,都市生活剧是题材稳妥、市场欢迎的类型。如果能在话题设置上击中观众的痛痒,还有成就爆款的可能。

但问题也恰恰在于都市生活剧过于侧重话题性,一定程度上都有悬浮感。话题都是策划出来的,常见的问题是:话题显现,背景虚化。生活都是包罗万象的,把问题放在真空里讨论难免失真。

20年前的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,对生活质感和市井哲学表现到位,在人道主义和悲悯情怀上立场坚定,有足够的典型性和观赏性。这样的都市生活剧已经缺席了太长的时间。

《都挺好》和《我是余欢水》都有不错的开头。再少一些爽和虐的刻意设计,再多一些深挚的情感输出。再少一些踩点的意识,再多一些下潜的功课。肯定能出来更好的作品。

关于年代传奇剧

去年,五大卫视播了不少年代传奇剧。今年上半年,卫视和视频网站播的年代传奇剧极少。已经播出的年代剧也是谍战剧和怀旧剧居多。

民国传奇剧是大制作、长篇幅、高成本的代名词,而卫视已变得精打细算。而且,年代传奇剧体量大,拼播难。

成熟演员主拍都市生活剧,流量明星主拍古装IP剧,而演员阵容影响着平台购剧的定价评级,年代传奇剧往往吃亏。

年代传奇剧最像传统评书,人物众多,分支庞杂,故事三翻四抖。篇幅上短不下来,成本就控制不住。

如果转战网络平台,网络定制的要求是明确的。年代传奇剧的任务是抓紧消化库存,转型寻求新的增长点。

关于武侠剧

武侠剧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。可近年来,电视黄金档播出的武侠剧却越来越少。

今年年初,《绝代双骄》登陆央视八套黄金档。上一次央八黄播出的武侠剧,还是2018年夏天的《龙门飞甲》。

不过,武侠剧并没有淡出观众的视野,武侠剧在各大视频网站有很强的存在感

郭靖宇团队制作的《霍元甲》,是往真功夫、武术剧、家国情怀去。片场摆设的几十种兵器,赵文卓都能拿起来操练。他是传统功夫明星最后的守夜人。

金庸剧和古龙剧也有固定的市场份额。新丽传媒制作的《鹿鼎记》《天龙八部》,均由平台定制,前者是爱奇艺,后者是腾讯。

前不久才播出的《两世欢》《月上重火》,往甜宠剧、少女心、年轻态的方向去。而《大宋少年志》《侠探简不知》,有不断的反转、沙雕的风格、简朴的制作。这是视频网站定制剧中最常见的两条路线。

既有播出平台,又参与制作、发行,视频网站在武侠类型中打通了上下游。

把武侠做成平台定制的小菜,用户吃着舒心,这一类型就活了。但从创作上看,也出现了去厚重化、就低幼化的倾向。武侠剧本来是成人童话,这很难说是一件好事。

关于军旅剧

从2020年待播的新剧来看,军旅剧和泛军事剧并辔而行。

2000年到2010年,也就是《突出重围》播出之后的十年,是全军电视艺术生产最鼎盛的时期。军队系统的电视制作机构曾有18家。

2015年“军改”深化,原先各总部和各军区下辖的电视制作机构逐渐撤编,“18棵青松”的时代结束了。

军旅剧面临的难题,一是审查,要过完整剧本审查和成片审查两道关。军方审查通过,才能去总局办理发行和上星许可证。

二是拍摄。从场景到装备,到军事人员保障,很难找到对接的部门和人。部队聚焦于训练和备战,对拍影视剧不是很积极。

其实,泛军事剧一样能满足观众“检阅”武装力量的愿望。《特战荣耀》讲述武警特战队的故事,有大量军事训练、军事斗争的内容。《你是我的城池营垒》讲述公安特警的故事,涉及反恐处突、涉枪涉爆、劫持绑架的处置任务。

《号手就位》《亲爱的戎装》《你是我的城池营垒》等剧背后,都有视频网站的身影。而杨洋、李易峰、白敬亭、黄景瑜、马思纯、李沁等偶像明星的加盟,也是因应播出阵地的嬗变。

实际上,军队电视机构撤编之后,“流落”民间的军旅剧制作人不少。他们有着丰富的实操经验,能够在目前狭小的政策通道中对接军方资源,也能制作形神相似的泛军事剧避开繁琐的流程。

如今,要走传统军旅剧正面强攻的台网剧路线,那需要坚强的神经和长袖善舞的通关能力。而如果走网络小说改编泛军事剧的纯网剧路线,操作难度估计会小得多。

而且,形势是不断变化的,国家借助军旅剧展示形象的需求随时都会产生,而军旅剧本身就是主旋律中最有类型化创作空间的剧种。

关于警匪剧

警匪剧自带的强情节要素、强戏剧冲突、强职业魅力,是影视剧中的硬核类型。近两年,播出较多的是刑侦、缉毒题材,经侦题材也在打开局面。

2014年以来,网台花开两朵。网络剧以悬疑烧脑和社会写实见长,《心理罪》《白夜追凶》长于推理和脑洞,《无证之罪》《隐秘的角落》长于社会情态的展示。而台网剧有合家欢的要求,在题材锐度和表达尺度上稍逊一筹,但会有更多的情感叙事和生活信息融入。

目前,公安部对剧集创作的支持力度较大,制片公司也都掌握了一些创作的方法论:比如说,公众利益高于个人利益,不能突出个人英雄主义;案情要符合当下中国的国情,中国的大都市不能动辄出现直升机在天上飞;不要以猎奇的心理去写警察群体,价值取向要正。

叙事和打点向美剧看齐,影像风格向电影取经,《隐秘的角落》的类型化创作已然得到网络用户的认可。

而传统的公安剧则遭遇了一定的市场困难。《三叉戟》是一部人物形象鲜明,高还原度摹写警队的作品,但由于缺乏高概念、强话题和流量演员,不能取得理想的市场回报。

视频网站在守住年轻观众的基本盘的同时,应该有覆盖全年龄段人群的决心和行动。无论是出于对百花齐放的创作的鼓励,还是着眼于开辟更广阔的市场,作为行业火车头的视频网站应该认真考虑这件事。

关于谍战剧

通常,所谓谍战剧的故事发生于1949年解放之前,反特剧的故事发生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1983年国家安全部成立这段时间,国安剧的故事发生于1983年到今天。这三大类型可以统称为特情剧。

这两年,无论从产出数量还是成片质量来看,这一类型都不处在创作的鼎盛时期。

2019年7月,广电总局电视剧司要求各省级管理部门,要重点加强对宫斗剧、抗战剧、谍战剧的备案公示审核和内容审查。

从市场角度看,谍战剧成本可控,是电视台在都市剧和扶贫剧之外调剂类型的重要选择。

去年播出的有《谍战深海之惊蛰》《光荣时代》,今年播出的有《秋蝉》《局中人》,成绩尚可。

2005-2015年,是谍战剧的黄金发展期,《暗算》《潜伏》《黎明之前》《悬崖》《风筝》等高水准剧均产生于这个时段。这些作品主题深刻,表演精湛,风格突出。

近年来的偶像化谍战剧之所以受到诟病,是因为一部分剧集中出现了只有偶像,没有谍战的现象。这与“大IP+小鲜肉”的创作风潮所带来的电视剧空心化现象是一致的。

对文艺创作的要求是黑白分明,然而特情战线上最难做到的就是黑白分明。甚至,黑白不分明正是这一类型的重要魅力。新剧很难超过前面的作品。

有些等待播出的剧,不愿意挂谍战的招牌,而是用了其他的标签。

关于古装传奇剧和历史剧

近年来,卫视播出的古装剧一直有配额限制,播出集数不能超过全年播出集数的15%。算下来,每台每年约有110集的古装剧可播,约等于一部70集的长剧加一部40集的中篇剧。

由于限古令频发,很多原定的台网剧最终选择了网络播出。网络播出也受到政策调控,出现“旱涝不均”的排播现象。而五大卫视黄金档,2019年只有湖南卫视一头一尾播了两部古装剧:《知否》和《大明风华》。

以“重大历史题材”报批,可以不受卫视古装配额的限制。但一“重大”必有较高的要求,无论是人物设定还是事件书写,乃至历史暗场中的想象,都不能与正史相违背,还得符合今日之价值导向。

5年来,以“重大历史题材”之名立项的剧目仅有十多部,而能完成制作的更少。在待播的剧目中,《山河月明》与《大秦帝国之天下》相对前景明朗,都首选卫视播出。

国家的政策导向是鼓励重大历史题材的创作,但这要得到市场的支撑才能形成良性循环。目前来看,优秀历史剧剧本的供给,仍是最大的瓶颈。

市场的宠儿是女性趣味的古装传奇剧。纵然宫斗剧受到了政策的抑制,但古代女性也可以辅佐贤君,出任神探,充当大厨,主理家事。

实际上,古装剧是前两年沉积行业资金最多的类型,《大明风华》《鹤唳华亭》和《清平乐》之后,仍然有刘涛的《大宋宫词》、章子怡的《上阳赋》、范冰冰的《巴清传》待播。大女主剧在政策抑制和观众趣味流动之后,很难再出爆款。

这类大块头剧目短时间内不会再上马了,现在的局面是小体量的甜宠剧当红。短短两年,蓝海变红海,小舢板千帆竞发。

视频网站专一生产甜宠剧,以为性价比最高。但这绝非长久之计,这个小类型难以担当背负行业前行的重任。

关于古装奇幻剧

过去15年来,随着网络文学的发展,在东方神话与西方幻想文学的融合中,逐渐演变出了一批中国特有的古装玄幻、奇幻、仙侠甚至是科幻剧。可将它们暂且定义为古装奇幻剧。

古装奇幻剧不仅呼应了卫视平台年轻化的诉求,也与视频网站的用户定位高度重合。

近年来,《古剑奇谭》《花千骨》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都是现象级的卫视剧。但过剩的产能也造成了部分古装幻想剧的出口难题。

尤其近一年多来,受重大节庆特殊排播态势的影响,黄金档的古装剧需求压缩。原本可以容纳古装奇幻剧的卫视周播剧场,需求大减。

2019年播出的古装奇幻剧中,除了《招摇》在湖南卫视与爱奇艺同步播出外,其余剧集都是网络播出。

今年以来,《将夜2》《三生三世枕上书》《北灵少年志之大主宰》《上古密约》《无心法师3》《三千鸦杀》《天醒之路》等奇幻剧陆续在网上播出。

古装幻想剧主打年轻观众,讲究货卖一张皮。他们看的就是超越现实的想象世界,俊男靓女的缠绵爱情,以及精美的服装、道具、美术、妆发、特效。

在这一类型上,《庆余年》做出了很好的示范,以爽文写情怀,用科幻带奇幻,沙雕风加老戏骨,种种相反相成的元素成就了作品。这里有猫腻的原著,王倦的剧本,新丽的制作,新老搭配的阵容,共同发挥作用。

古装幻想剧是在给IP续命,但随着投资额度的控制,它将成为视频用户常规的精神食粮。从今年以来的开工项目看,古装幻想剧仍然占有较大比重。

关于行业剧

行业剧,一方面自带新奇的专业知识,比如警察破案的门道,律师诉讼的程序,医生诊断的过程;另一面,它又常常具备容纳社会话题的空间,戏剧冲突丰富而激烈。

近几年,有些都市爱情剧,在宣传营销时打了职场剧的旗号,给观众带来了失落感。其实观众也想洞悉不同行业的秘密,拓展自己的视野。

今年以来,台网剧中的《安家》,纯网剧中的《怪你过分美丽》,都是得到了观众认可的行业剧。《安家》里融入了光怪陆离的社会信息,像一个万花筒。《怪你》写透了娱乐业的光怪陆离,像一个照妖镜。

总之,行业剧必须回应观众的真实诉求。要么有社会广度,借一个行业引爆多个社会话题和情感话题。要么有行业深度,给这个行业写信史,留文献,提供反思。

关于青春剧

随着近十年流量经济的发展,青春剧迎来了创作数量的井喷。然而,“速食”型青春剧的出现,让这一类型本应承载的文化意义变得稀薄。

“青春+校园”依旧是待播青春剧中比较常见的搭配。腾讯视频的《致我们甜甜的小美满》是“致我们”系列的第三部。芒果TV的《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呢》则在“青春+校园”的基础上,加上奇幻的元素。

“青春+竞技”则是近年来产量明显增加的一种题材。《穿越火线》描写枪战类电子竞技。《荣耀乒乓》讲述乒乓球的故事。《燃!沙排少女》是沙滩排球题材。

毫无疑问,视频网站已经成了青春剧的主战场。其中尤以校园青春剧的成活率最高,而一旦离开校园,甜宠剧就会成为绝对的主力。

随着社会阶层流动性的降低,青春已不再是奋斗的代名词。更年轻的创作者不再热衷于探讨社会命题,或者写努力改变命运的故事,平台也倾向于提供青春白日梦和爽文化解决方案,这就使得青春剧越来越架空。

像《恰同学少年》那样大气磅礴的青春剧,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出现第二部。

【文/五指山】

(责任编辑:小编)
下一篇:

索尼将在9月中旬发布入门级全画幅 无反相机 A5或者A6

上一篇:

WiFi直播+NDI网络直播,松下4K 50p网红便携式摄录机CX98测评

  • 信息二维码

    手机看新闻

  • 分享到
打赏
免责声明
• 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,请读者仅做参考,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、触犯法律的内容,一经发现,立即删除,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。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 kefu@cnrft.com
• 
如有任何合作意向或疑问,请先与我们联系QQ 45094480(wx同号)。
 
0相关评论